导航: 主页 > pvc >

pvc

顾客吐槽11公里花159元投诉无门 代驾市场亟须标2021-08-23


  “裸奔”路上的代驾

  11公里竟收了159元,蛮横成长的代驾市场亟须标准

  这几年,随着市民“饮酒不开车”意识的进步,越来越多的车主习惯酒后找代驾服务。然而,代驾行业在高速发展的同时,乱象也随之而来:入行门槛低,“黑代驾”频现,胡乱要价,司机权利无保障等问题越来越凸起。

  “黑代驾”发生的本源何在?业内人士先容,来源在于代驾行业还在“裸奔”——缺少行业标准和机构来规范,处于无主管单位、无行业规范、无准入门槛的“三无”状态。

 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季理智

  11公里间隔,代驾费高达159元,用户想回首接洽维权,发现电话居然打不通……跟着代驾行业迅猛发展,不少“黑代驾”没有收费标准、漫天要价,引发不少花费者诟病。

  顾客吐槽:

  11公里花159元投诉无门

  家住济南市历下区的市民张洁(化名)就有叫到黑代驾的阅历:11公里的行程,代驾竟收了她159块钱。依照张洁供给的代驾里程,记者在某代驾平台看到,预估价钱在55元左右。

  张洁说,她当时刚从奥体核心一酒店出来,就在门口看见一名穿着代驾马甲、戴着头盔的司机,她认为是正规代驾,就叫了他。到了目标地后,司机师傅让她出示付款码扫走了159元,既没有行程轨迹,也没有收费标准。

  酒醒后的张洁感到错误,再打代驾司机的电话时就打不通了。“算了,也不晓得找谁投诉,还不够麻烦的。”张洁无奈地说。

  通过张洁的付款记载来看,收款方为济南市某代驾服务有限公司。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随后查问工商登记,并未查到这家公司的注册信息。

  记者又按照张洁的代驾路线,在某代驾平台上搜索,根据平台显示的价格,张洁走的这段路预估价格在55元左右。对这种“黑代驾”,干了多年代驾司机的鲁师傅说,“很畸形,你这是没碰见下雨天,碰到恶劣气象他们要价更狠。这个交易是一次性的,宰一个算一个,由于下次双方再碰上的可能性简直为零。”

  门槛很低:

  十几元买个马甲就能上路

  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近日在省城访问发明,当夜色来临,在各大酒店门口通常都汇聚集着一群等候接单的代驾司机,或三五人,或十几人。他们同一衣着印有代驾字样的马甲,戴着保险头盔,骑着有牌或无牌的小电动车。

  在经十路舜跟国际酒店门口,正在等单的代驾刘师傅告知记者,正常一晚上能接2-3个单,得手200块钱左右,周末订单差未几可以翻番。谈话间,看到酒店有客人出来,他赶紧上前讯问,“须要代驾吗?”但客人并没有理睬他。

  “干服务行业就是这样,嘴得勤快着点。”刘师傅向记者说,“之前我在平台专职干代驾有七八年,后来感觉年事大了吃不消,经不起熬大夜,就自己干了,也就是所谓的‘黑代驾’。”没了线上订单,刘师傅现在只能在酒店门口蹲点,看到出来的客人,就自动上前问一问。“玩着干,一个月的烟酒钱就挣出来了。”至于如何给客人定价,他笑着说:“之前又不是没干过,差不多约个价就行。”

  而对于“黑代驾”,想入行也并非什么难事。刘师傅告诉记者,现在代驾装备在哪儿都能买到,可以在网上买,也可以找个做代驾的司机,从平台代买。不外,他特别强调说:“本人干没有保险,就相称于走钢丝,必定得稳住,千万别失事儿,不然挣的钱还不够填窟窿的。”

  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搜寻代驾二字,对于代驾的相干用品一应俱全。记者随即点开一家售卖代驾马甲的店铺,客服称,马甲能够随便定制logo,单买一件15.5元。看这家店铺的销量,月销量已到达200多件,最多的店铺销量达到3000多件。

  恰是因为能容易购得代驾设备,为做“黑代驾”的司机提供了方便前提。张洁说:“都穿戴马甲,戴着头盔,喝了酒的人哪会想太多?被坑往往也是从这开端。”

  记者通过采访发现,就算正规的代驾公司,有不少对司机的审核也流于情势。某代驾平台的司机师傅侯坤(化名)向记者说,他们入职特殊简单,只要驾龄满3年就可以。平台也没有劳动合同,填个表就行了,固然也会问有没有犯法记载,但你只要说没有,平台也不会专门考察,随后简略培训一下,就算完事儿了。

  代驾司机:

  自身权益无奈得到保障

  今年是醉驾入刑的第10年,数据显示,10年间,全国代驾需求累计冲破16亿人次。据企查查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仅山东涉及代驾业务的注册公司就有2.4万多家,济南有7000多家。

  随着代驾平台激增,网上随处可见代驾软件开发广告。记者联系到一家名叫麒麟科技的代驾软件开发公司,工作人员表示,开代驾公司前期投入并不大,5万块即可开发一整套代驾体系,“光我们在山东服务的代驾公司就有近100家。”

  代驾行业乱象,不仅让消费者权益得不到保障,代驾司机本身的劳动权益同样难以保障。

  侯坤是位人到中年的代驾新人,今年4月份刚做代驾一个月,就在接单路上摔伤了股骨颈。从摔伤到现在,侯坤前后花了3万多元,直至现在仍旧卧床,而其所在的代驾平台却一直没为其报销过任何医疗用度。

  回想起摔伤那天,侯坤说当时沉思没啥事,休息一天就好了,而后就联系平台调换了代驾员去完成这单。但隔了一天,他到医院检讨,发现是股骨颈骨折。

  等手术实现后,侯坤联系到平台,平台说查不到当时的订单,也不给出具派单证实,始终拖到现在,保险公司也没法参与。“他们后来甚至还说我是骗保。”说到这里,侯坤哽咽了。

  记者联系该平台,客服表示,涌现意外需要及时报保险,对这件事并不懂得,需要向引导汇报后再回复,但截至发稿时记者并未收到相关回复。

  “确实会有少数每月挣一万六七千块钱的同行,但那就是拿命换钱,通宵达旦地干一夜。我身边有好多少个这样拼的都病倒了,有个共事脑出血,当初还在病院待着呢。”侯坤说。

  除了侯坤这样接单时受伤的遭受,更常见的是乘客不付代驾费。“有的乘客可能就用这一次代驾,当前就不必了,这个钱咱们也很难再要回来,我现在手上还有五六个这样的坏单呢。”代驾崔师傅说,目前客户投诉也让他们头痛。“良多时候只有有投诉,无论对错,平台就算投诉成破,遇见一个投诉,就会被拉黑一天,接不了单。”

  对于司机权益问题,e代驾济南负责人王暄童向记者说,代驾公司和代驾师傅其实并非雇佣关联,而是配合模式。因为行业的特别性,职员流动较大,所以缴纳五险一金不太好实现。

  对司机投诉的“坏单”问题,王暄童说,这实在是两方面问题,一个是沟通技能,一个是文化催收。有的乘客说下次用的时候再付,这也不错。但代驾司机频频打电话,可能会对乘客形成骚扰,依据详细情形平台也会有断定。

  行业监管:

  尚处于“三不论”状况

  记者调查发现,犹如之前发生在长沙的货拉拉事件一样,代驾行业目前同样游离于监管之外。自2003年全国首家代驾公司在北京注册成立至今,仍没有专门针对代驾的监管部门。

  记者联系到济南市交通局,有关负责人称,代驾行业并不在其监管范畴内,就全国来看,也没有明确的监管部分。而按如实际情况看,代驾所波及的问题,重要集中在交通、物价及市场监管等部门。

  业内人士称,当前代驾行业是个典范的无主管单位、无准入门槛、无统一尺度的“三无”行业,面对新兴行业的发展,监管往往滞后。

  对于当前代驾所存在的问题,国度一级律师、山东法策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法水表现,代驾行业因为面对特殊的用户群体,规范应当比出租车司机更为严厉。而从事实来看,因为从业门槛较低,司机业务程度泥沙俱下,也产生过许多人身损害事变。这些事件呈现后,义务如何划分,都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处所。

  张法水表示,因为代驾司机面对的通常都是酒后乘客,在驾驶技巧过硬的同时,对道德品德也要有严格要求,对其过往有无犯罪记录要严格审核,例如本来是否有过损害女性、偷盗的守法行动。现在来看,在法律层面还没有对这种行业资质的要求。

  张法水倡议,随着行业发展,人们对代驾的需要增大,这就要及时进行法律上的规范,明白其资质请求及权力任务。有了法律轨制的束缚,才会助力代驾行业更加良性健康地发展。 【编纂:孙静波】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